《天龙八部》第四十六回,酒罢问君三语,对几个主角的个性心理进行了一番间接而有趣的勾画。尤其是慕容复:

「公子生平在什么地方最是快乐逍遥?」

慕容复「突然间张口结舌,答不上来。他一生营营役役,不断为兴复燕国而奔走,可说从未有过什么快乐之时。别人瞧他年少英俊,武功高强,名满天下,江湖上对之无不敬畏,自必志得意满,但他内心,实在是从来没感到真正快乐过。」

「公子生平最爱之人叫什么名字?」

慕容复一怔,沉吟片刻,叹了口气,说道:「我没什么最爱之人。」

某种意义上讲,慕容复是一个值得让人羡慕的人物。相貌堂堂,英俊潇洒,武功高强还坚持远大理想,拥有非凡的江湖地位,出身豪门,另外还有忠心的四大家臣及大美女王语嫣陪伴,连乔峰的心上人都是他家奴婢。放在当今社会,绝对是一等一的优秀男人,可即便拥有了以上所以羡煞旁人的资源,慕容复还是落得个众叛亲离精神崩溃的下场,甚至在追求理想的路上「从来没感到真正快乐过」。

回头看看乔峰,甚至都没回答那三问便早早离去。他的快乐,也因阿朱的死而一去不复返了吧。至于段誉及虚竹,俩人虽是快乐之人,但这最快乐的时光不是因为自己身为大理镇南王世子或参透佛法的大彻大悟,用现代的话讲,段是和钟爱的人在烂泥堆里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而虚竹则是与陌生女人的一夜情。金大侠在这里把传统道德与价值观狠狠的嘲笑了一把。

最近网络上流行一个所谓的人生最高境界:

拿沙特工资,住英国房子,用瑞典手机,戴瑞士手表,娶韩国女人,包日本二奶,做泰国按摩,开德国轿车,坐美国飞机,喝法国 红酒,吃澳洲海鲜,抽古巴雪茄,穿意大利皮鞋,玩西班牙女郎,看奥地利歌剧,买俄罗斯别墅,雇菲律宾女佣,配以色列保镖,洗土耳其桑拿,当中国干部.

如果把这些对应到金庸的小说里,可能实现此人生境界的只有一人:韦小宝,一个没相貌,没武功,没家世,没理想的小混混。不仅当了最高层的中国干部,还包了23456奶,财富更是用之不尽。但韦小宝所有的快乐都要有一个人做基础,那就是双儿。这也是没有珍惜王雨嫣的慕容复和错杀阿朱的乔峰没有找到快乐人生真谛的原因。

有人忙着生,有人忙着死,但有多少人忙着快乐,又有多少人知道什么是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