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国交战,我是A国派到B国前线的侦察兵,抗着个枪在对方火力最密集的地方侦查敌情。后来,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很久),双方交火越来越少。渐渐的,我所在的对方的前线慢慢建筑起了坚固堡垒,只有在和我方接触的地方才有铁丝网及荷枪实弹巡逻的士兵,越往里走,原来打仗的士兵们已经慢慢转为平民,而军队驻扎的地方,也由原来的荒郊野岭逐渐的变为城市。有了平民生活的基础设施,有了学校商场医院等。而我自己,竟然也慢慢变成了这个城市的一个居民,忘记了当初到这里的任务,被同化了,开始习惯了这里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梦境中甚至还出现了自己的中学校门的样子。人们安居乐业。

接着到后面也不知道是不是半睡半醒,自己开始认为这就是城市发展的某一种历史模式。

房间里飞进来,或者是本身就产生了许许多多的飞虫。从很小的到很大的。黑色。有些大概麻雀大小的黑色虫子像蜘蛛一样吊在一个从天花板垂下来的类似蜘蛛丝的顶端。我拿起一瓶杀虫剂开始猛喷。不过大部分虫子似乎对杀虫剂毫无反应。尤其是挂在蜘蛛丝上的那种大型虫子,身上的杀虫剂多到慢慢的往下滴,生命力也是毫无减少。(今天聊起时azalea同学说这点过于细节了,我自己感觉是自己并没有看到这么细节的东西,只是我感觉到我看见了,事实上在梦中很少能确切的看到很细节的东西)。后来有人告诉我,这种虫子要用Lacrosse stick抓住丢掉。再后来不记得了。 这是最近记的比较清楚的两个梦。

另外推荐一篇关于梦的很精彩的故事。梦的真实性

此系列文章,《精神病人的世界》的其他章节也相当精彩,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