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m> </param> </param></embed>

近10年前听到陶喆唱「外面有橘色的加州阳光」,这两天在圣地亚哥的体会是:「外面有能迅速把皮肤晒成橘色的加州阳光」。

先写几个让人开心的小故事:

飞机上机长的调侃

刚起飞,机长就准备广播什么东西,然后开了四次头话筒都有刺耳的噪音,然后只好快速的说了句:”Never mind, you guys know what it is.” 引起满飞机的人大笑。

送花的大叔: 半夜坐bus回家,车站有个头戴一朵花笑的也像朵花的卖花的大妈,和我们一起上车后一个穿着无袖Tee很像建筑工地工人的大叔开始搭讪闲聊,然后慷慨的买了一朵向日葵,接着卖花大妈很开心的下车。然后大叔转身对坐在他后面的某个非常漂亮的小mm说:「This is for you.」 看到后面的女生一惊,接着说:「Take it, I bought for U」,然后那个女生很不好意思的收下了。不一会买花大叔向司机致谢后也下车了,一两刀让两个人都很开心,外加我这个看热闹的。

热情的人们:

晚上回家看bus时刻表,旁边某带着行李的大爷微笑着主动说道:「还有20分钟」,某小女生上车,翻了半天车票,这位大爷开玩笑说「Free for pretty girls」。

所有的bus司机都很热情,我们到站前会很清晰的报一下我们要去的地方,下车时会耐心的告诉我们怎么走到目的地,有一回下早了(把next bus stop和next bus station弄混了),司机一直不走,鸣了两下喇叭,回到车上,具体问了我们去哪,然后耐心指导说还要继续坐车等等,被我们耽误时间的某乘客还朝我们微笑了一下,很不好意思的回到座位上。

去某个种花基地,下车时司机说现在刚好看不到,都是肥料,然后和我们一起下车的老太太仔细地给我们讲了一下这个地方,说四五月才到处是花,知道我们是从一个明信片上看到此地特地慕名前来,最后还很抱歉的说了声「I’m so sorry」。

最后要感谢一下亮夫妇的接待。